加入会员English한국어中文
logo

评绣作《中华魂》

来源:国际刺绣艺术家协会  阅读人数:

一级国际刺绣艺术家许永燮51幅刺绣作品,登上《中国邮票》图案,正式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集。这是中国邮票史,乃至全球邮政史上的首次登上邮票图案的绣作。《国际刺绣艺术家协会》艺术评论组,从这52幅绣作中,特选出七幅“中华古典英雄人物”绣作(以下称中华魂),进行刺绣技艺技法分析和艺术评论。

绣作《中华魂》

《中华魂》每幅绣作一经展开,场景广阔,内容丰富,层次复杂,悠然神韵,人物形象逼真,表情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中华古典英雄人物神勇悲壮、满腔热血,精忠报国的胸怀和气概,跃然而上,着实给人震撼效果。《中华魂》充分展现出人们耳熟能详的“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中华英雄情怀。


作品名:《义薄云天》 尺寸:148×103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作品名:《武松打虎》 尺寸:126×87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作品名:《桃园结义》 尺寸:118×80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作品名:《国殇》 尺寸:138×90.5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作品名:《关羽》 尺寸:122×88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作品名:《岳飞-满江红》 尺寸:139×131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作品名:《赤壁之战》 尺寸:136×117cm 刺绣作者:许永燮 △

 

《中华魂》艺术特点

绣作《中华魂》内容丰富,气势磅礴,层次众多而主题鲜明,物象质感栩栩如生,中国古典英雄人物气质,呼之欲出。是当代人物绣作中最高境界的艺术佳作。
《中华魂》完美演绎了中华历史厚重感与古典英雄气概,其技艺技法达到了出神入化,至高绝妙的艺术境界,不失为全球顶级刺绣艺术作品。《中华魂》这样形神合一,逼真效果的写实人物绣作,在当今中国和国际艺术品市场中,深受青睐。因为它具有西方油画艺术的体积感、勾勒精到、逼真物象、层次分明的特征,同时又具有中国传统文化主题和艺术意境,更具有刺绣艺术独特先天优越性。因此在东西方艺术品市场中,其收藏价值一路攀高。
但是,在当代刺绣界“多层次写实人物满绣”技艺难度极高,尤其要达到《中华魂》如此艺术水准,从刺绣技艺技法上,存在诸多难以逾越的瓶颈。
许永燮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成功研发“当代刺绣艺术技艺技法与光学原理”,以此“核心技术”成功突破一个个历史留下来的,刺绣技法上的难题和瓶颈。率先做到“绣作纯艺术化”“绣艺先天优越性最大化”,把人物绣作推向了当代最新高度,为东方国家刺绣领域,乃至于全球刺绣艺术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中华魂》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刺绣技艺技法上的难题和瓶颈,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第一,刺绣作品人物皮肤“毛毛雨痕”突破

写实油画以块状组成,而刺绣作品由一针一线绣制出来,如何以线条组合,完美表现有体积的立体物象和层次感 ?这是任何刺绣艺术家不可回避的难题之一。目前,观赏性写实人物刺绣作品,大多以花瓣针法及斜丝理绣制人物皮肤,其皮肤毛毛雨痕严重,艺术表现力大打折扣,非常不耐看。许永燮以“丝线反射光原理”解释道:“在刺绣中,绣线丝理角度越大,反射光越强,线条原形表现突出,丝色饱满度过强,产生阴影也明显,丝线光泽之间难于融合,丝线视觉粗度增大,这些导致毛毛雨痕”。他又提到:“人物刺绣技法的错误在于① 均采用无捻度丝线 ②以45度-80度角丝理绣制人物皮肤 ③ 严重违背人体生理生长纹 ④ 过于强调每根绣丝反射光度 ⑤物象反射光均等 ⑥ 每丝反射光间不协调等,导致“皮肤毛茸茸”,“绸缎面料像一捆捆丝线团的堆积”。”
许永燮为解决毛毛雨痕,首先从改变丝理角度入手,然后注重肤纹与肌纹方向运针,人体凸部,丝捻度小些,凹陷部,捻度大些;近、中、远景丝线捻度均有差异。《中华魂》中发现:① 绣制人物皮肤,丝理角度均接近于水平线走针 ② 肌肉部位丝理,基本按人体解剖、生理生长纹方向运针 ③皮肤不同部位,丝线捻度不同 ④ 尽量减小相近部位丝理变化,尽量避开丝线闪光现象,皮肤无毛毛雨痕 ⑤ 皮肤、服饰等物象质感逼真,立体感明显增强 ⑥ 以不同形状重复针法,绣制人物皮肤不同小面积部位,皮肤细腻,肌肉骨骼形态明显。
这些许永燮研发的刺绣技法,成功解决了历史遗留下来的“毛毛雨痕”缺陷的难题。

第二,人物绣作背景色单一,场景狭窄,形神合一难点的突破。

目前,绝大部分人物绣作,其背景几乎千篇一律,非白即黑,单层次,无与主题交相辉映的高山流水、浮云飘逸。这种绣作,场面单一、压抑感浓重、人物皮肤与服饰、皮肤与首饰等黏合在一起,无层次感,或者只有皮肤没有骨骼肌肉,虽然颜色华丽,但人物表情呆板,画面没有动态活力,缺少意境神韵。许永燮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是:首先正确理解,构图、色感、光感,丝理、捻法、捻度在视觉中的不同效应。再是,运用技艺针法时,正确处理过渡色、明暗关系、纵深度、层次感、远近距离等诸多因素,每个因素之间,以相应的刺绣技艺针法与光感特征来协调。因此人物绣作《中华魂》,场面广阔,舒朗,层次感鲜明,立体感突出,真正实现形神合一艺术效果。

第三,“真满绣”难点的突破

在刺绣艺术领域中,许永燮第一次提出“刺绣作品满绣标准”。他说,真正意义上的“满绣”是指:只有以变化的色丝、丝线粗度、捻度、针脚、丝理及针法等技艺技法,对绣作主题的突出或形象的艺术表现,直接参与作用的针法完成整幅刺绣作品。高水准“满绣”艺术作品,是刺绣创作者和绣作收藏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1.“表面上的满绣”。
人物绣作较大面积,以单一色绣线堆积叠加。这些部位没有色彩变化起伏,也没有捻线法和针法的变化,丝线不参与具体物像的刻画,只是为满绣而“填充丝线”。 这种“满绣”与真正意义上的满绣相比,无论是绣艺技法、欣赏效果、刺绣水准、还是艺术价值、收藏价值等,均有着天壤之别。
2.“欺(诈)瞒性满绣”。
刺绣作品,远处观赏内容丰富,较多层次,立体感明显,物像逼真。但近处发现,绣线间露出绣布上绘画颜色,即以绘画作为刺绣艺术效果的辅助工具。如果把这些色彩剔除,只留下刺绣线条的颜色,整幅画面就变得不伦不类,严重变形或空洞乏味,那么,这幅作品应该算做绘画作品?还是刺绣作品?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中,这些刺绣作品,常常引起收藏界人士的诟病,他们尖锐地提出“刺绣作品为何掺杂绘画?为何在形象美术关键部位,以绘画代替?”因此,非满绣刺绣作品,或欺瞒性满绣作品很难成交,即便成交其价位也大打折扣。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刺绣者艺术功底贫乏,没有掌握过度色针法,只能利用绣布上绘画替代刺绣过渡色。如果在没有完全掌握过渡色技艺技巧的情况下,绣制所谓“满绣”,将会出现整体画面空间挤压感,场面凝滞感,无律动,呆板,缺乏神韵,甚至前后层次错乱、物象位置被颠倒等情况。

第四,过度色难点的突破

在《中华魂》中,许永燮为突破变化多端的“过渡色”难关,塑造真正“中华古典英雄人物”形象,在拓画时,只勾勒出虚虚蒙蒙的轮廓,许多色彩部位留白,在刺绣再创作过程中,依靠绘画功底,色彩辨识能力,运用“不同丝线捻度和针法丝理,其反射光效果也不同”的原理,以自己研发的“核心技术”,合理处理场景远近、层次感、纵深度等;较近较大树木以“树干三等分针法”;比较粗糙物象,以“相反捻线丝线错位排列”“丝线合股法”;逶迤起伏,紫烟缭绕,若隐若现部位,以缠针法、底绣与表绣配色法、层次法、隐针法、网针法、席针法、等数十种创新技法;逼真刻画人物,以重复针法、突显法、过渡色法、骨骼绣法、明暗和亮光关系等诸多技艺和针法,以针代笔,二次创作。在真正“满绣”前提下,成功完成全球顶级人物绣作《中华魂》。

第五,人物刺绣“逼真加创意”难点突破。

许永燮一再强调,刺绣运针之前,必须对绣稿充分酝酿,丰富想象,胸有成竹。刺绣,其实是以针代笔,以线代色,临摹绣稿的过程。既然是临摹,就要逼真于绣稿,然而“刺绣”又是对绣稿的再创作过程,再创作就要有刺绣自身的优秀特点,使作品中的人物更有性格,真正做到“形真达意,形神合一”。
写实油画,均以块状表现物象,因而立体感、层次感比较容易形成,这些主要通过透视、色彩、明暗、油彩特性和运笔技艺来体现。而在刺绣创作中,则是以根根丝线条,造化出千奇百态反射光。而造型手法,主要以丝线,劈丝、合股法、捻线法、捻度、丝理角度、配色、过渡色法、刺绣技法等来完成。在刺绣术语中的“挖深”就是指逼真效果。挖得越深,立体层次效果越突出,物象更加逼真,反之效果差。
在刺绣拓画环节中,如果在绣布上印刷底画,或者绘出与绣稿一样,然后,按照底色填充同色丝线,所绣制出的作品,严重丧失其原作的艺术性,画面呆板,无律动感,有形无神,绣出来的只能勉强称其为工艺品。因为刺绣作品中的许多部位,由二三层绣才能成功塑型,而且每层绣线色彩与色泽不尽相同,第一绣层已经完全覆盖绣布着色,第二层绣开始,绣布着色已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扰乱不同丝色组合效果的判断。许永燮在拓画《中华魂》时,只勾勒绣稿大小轮廓,其间许多色彩留作空白,在绣制过程中,靠自己绘画功底和丝线颜色组合效果判断能力,以及对色彩的敏感辨识能力,绣制一二三层绣,因而许永燮《中华魂》每幅刺绣作品,层次分明,色泽饱满,无论是形还是意,非常逼真于绣稿,有时更胜一筹,艺术效果栩栩如生。
许永燮绣制《中华魂》,更加注重“有创意的逼真”。 在捻线法、合股法的运用,丝理角度变化多端,底绣表绣配合交互中,赋予更多的“刺绣艺术先天优越基因”,在光泽和光泽感的处理上,首先做到明暗关系处理恰如其分,然后赋予刺绣特性,使骏马汗光泽感,丝缎飘逸感更加栩栩如生。而且人物形象刻画方面,以形造神,画面律动感跃然而出,传神传韵。
从《中华魂》刺绣作品部位放大图发现,其技艺技法确实与众不同:① 所处不同层次上的物象、软硬感不同的物体、粗糙度不同的物体、物象不同部位,所采用丝线捻法、捻度、排列法均有相应的变化。② 根据物象形态光感,物象近、中、远位置,其绣线丝理角度有着规律性的变化。③ 技法中丝理方向,基本按照其画面气韵方向和反射光线阴阳需求走针。④ 丝线捻法、捻度、丝理角度直接参与协调物象光泽感、加强场景纵深感、强化物体凹凸感;使物象细腻,物体质感逼真,层次感鲜明,协调光感等效果哄托出来,《中华魂》绣作更加浑然天成,真正实现英雄人物形逼真,意传神的特质。
《中华魂》成功解决了,每根线条色彩饱和度过于强烈,线条反射光之间不交融,丝线浮点和丝线间反射光强度反差大,不协调等难题,实现了刺绣业界向往已久的“形神逼真,更有创意”境界。

第六,人物满绣作品,空间感、层次感难的突破

许永燮认为,成功绣制场景广阔、内容丰富、多层次、意境深远的人物满绣作品,必须将几何光学中“不同形状丝线反射光特征和原理”,充分运用在刺绣技艺技法上去。他提到:“在刺绣中,丝线丝理角度越大,丝线捻度越小,其反射光度越强,各丝线原型表现突出,导致丝线条之间难于融合、协调,阴影明显,丝线视觉粗度增大的错觉也加大。这种错误的刺绣丝理和丝线捻度,再加上错误的针法,导致写实物象不逼真,立体感贫乏,前后层次在同一平面上,物象间距拥挤,无纵深度,甚至出现艺术效果被颠倒的局面”。
绣作《中华魂》中,密林小溪、乡间小路、雷鸣闪电、空中流云,刀枪弓箭、驰马星云各态物象,距离感得当,纵深效果明显,场景广阔壮观,艺术观赏效果完美,中华古代英雄人物气质更加突显。当前,在满绣前提下,如此层次丰富、内容扎实、场景广阔、动感十足、艺术效果高超的人物刺绣作品,未曾有人展示过。
刺绣艺术与绘画艺术,均需研究美术、构图、解剖、透视、色彩等知识和敏感知觉,而刺绣更要研究“丝线光学特征及其原理”。刺绣作为以线构图,以丝刻画形象和表达意境的特殊艺术表现形式,其本质就是研究“不同形状绣线的反射光感”,甚至将视觉对“线条”错觉(恒常现象)也要考虑其中。刺绣艺术家,不仅需要细心,更要具备艺术功底,这样才能使绣作达到层次有序、远近得宜、实像逼真、内容丰富的境界,更能体现刺绣艺术的亲切、柔和、富贵、华丽的独特魅力。
为在真丝布上完美再现《中华魂》,在层次感、空间感、纵深感和每部位的合理光泽感的表现,许永燮把光学原理充分应用到每条刺绣丝线上。他曾提出,任何形式艺术作品,就形式美感的要求而言,都离不开光泽和光泽感。根据光反射物理学、神经生理学、感觉判断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光泽感是在一定的条件下,表面的光泽信息对人的视觉细胞产生刺激,在人脑中形成的关于反射光的判断,是人对光泽信息的感觉和知觉。光泽与光泽感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不同性质的概念,如同色彩,冷暖一样,光泽是在一定的条件下,物体本身表现出来的一种属性;而光泽感是物质的光泽属性在人脑中的映射,是通过人的感觉和知觉实现的,是人对光泽的评价,人对光泽的评价基本上是一致的。刺绣作品对人产生的光泽感既祥和富贵又亲切柔贴,非常符合人们内心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这种感觉,其他任何形式艺术作品无法比拟,是手工刺绣作品先天的优越基因。
许永燮在《中华魂》立体空间形象艺术上,充分运用丝线“光”和“色”及其“感”的自然规律和特征。 从《中华魂》部位放大图中发现,许永燮当代刺绣技艺技法,非常符合光学中反射光原理和各种形态丝线反射光感特征。在绣作《中华魂》中,具体表现在:
(1)安逸场景刺绣丝理以接近水平线角度为主(2)过渡色部位多使用异色合丝和底表绣相结合(3)以加大丝线与底部接触紧度来加强丝线涨力(4)远距离物象和阴影部位加大丝线捻度(5)根据物象硬度、粗度和距离,调节捻丝方向和捻度(6)小面积写实部位多采用各种重复针法 (7)底绣色比表绣色浅淡(8)避免先有丝间距,后补满绣(9)越柔和部位针脚越短(10)没有特殊需求,维持绣面柔和明亮、色泽典雅、细薄飘逸的感觉。
绣制《中华魂》,许永燮灵活运用自己研发的“丝线反射光和光感特征在刺绣中的应用”100多条,现简述其中几条:
1)绣线越粗,其感越硬,形象越向前凸;绣线越细,其形象越松软,向远。
2)读懂绣稿,读懂整幅画面气韵进口、运动轨迹及其出口韵势,这部位刺绣,绣线丝理沿着该方向走针。
3)绣线丝理角度越大其反射光越强(63度角时反射光最强);绣线丝理角度越接近于水平面,其反射光越弱。
4)丝线捻度越大,其反射光越弱,物像向后凹;丝线捻度越小,其反射光越强,物象越向前凸。
5)绣线丝理角度越大,其形象往前凸出,有律动感;绣线丝理越接近水平面,其形象向后,有凹陷感,安稳感。
6)弹簧捻线法,主要适用于表现较硬物件形象,如岩石;还可适用于较粗糙物象,如树皮等。如果以无捻度丝线绣制岩石或树皮等物象,其形象肯定会失败。
7)绣线浮点越长,其反射光越强;丝理角度大,丝线浮点长,其反射光更强;绣线浮点越短,其反射光越弱;浮点成为一个点时,反射光最弱。在绣表面切断绣线时,其横截面反射光弱到变为黑色(污点)。(黑色,其实是物体把射进来的光全部吸收掉,人眼看不到其反射光的部分)
8)线型绣光泽强于面型绣,点型绣光泽最弱。(重复针法是提高小面积逼真度的最好针法)
绣线丝理不变的情况下,丝线本身形态的变化是产生不同光泽的主要原因,而丝线的表面平面化、光滑度、丝线涨力是增进光泽强度的主要因素。
9)若需设计较亮的刺绣作品或作品中某一部位,则应使刺绣正面含有浮点密度较高的高光泽丝线,反之亦然。
10)绣面的颜色最终是以观察者在一定环境下,对颜色的主观反映为基准的,具有主观性。绣线原料、丝线结构、针法组织结构等,许多复杂的因素都直观地体现在了刺绣表面纹理上,引起了观察者视觉上的变化,从而影响了绣面的主观颜色和光泽感。
丝线色彩主观饱和度与绣线浮点密度的关系是随着绣线浮点密度的减小,主观饱和度在增大,即绣线浮点排列的愈紧密,主观饱和度愈小,颜色的表现愈弱。刺绣者可以运用此原理,比较柔和处理,底绣和表秀色差比较大部位。
11)在刺绣中,丝线有散光效应。不同颜色丝线散光效果不同,绣线丝理角度增加,其散光效果也在增强,在同一部位或邻近部位针法丝理角度相差越大,其散光效应也在加剧,绣品比其他作品,有着更大滑爽的视觉感,但不一定是相互交融的光泽,质感也不一定轻柔。把握好散光效应,才能使人物刺绣作品,具有良好的色泽感、逼真度,提高艺术观赏效果。
刺绣艺术与光学理论相结合,把理论如此娴熟、精准地应用到刺绣每一针法、每一技艺中的,目前在全球仅许永燮一人。
许永燮在《中华魂》二创中寻气韵,走意境,以针线修整构图和着色,调整无谓的光泽,重视符合人类视觉经验和人性喜爱光泽感的前提下,赋予更多刺绣艺术先天优越基因,使作品更具立体感、层次更加鲜明,富有纵深感,画面即亲切、柔和、富贵;又惊心动魄,栩栩如生、形神呼之欲出,使中华古典英雄人物气质更加完美表现,真正实现了人性内心追求和向往的艺术效果。
绣作《中华魂》, 大家称奇绝伦,赞叹不已,对中华英雄人物敬仰之心,油然而生,“抬望眼,仰天长啸,精忠报国,壮怀激烈 ,,,”。

《国际刺绣艺术家协会》艺术评论组2017-05

上一篇:评绣作《武松打虎》 下一篇:评绣作《锦绣中华》

返回顶端

当代东方刺绣艺术研究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央视国际
中国文联网
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网
中国作家网
中国艺术学会网
中国艺术设计联盟
中国艺术家报
亚洲艺术基金会
中国刺绣艺术馆


logo 国际刺绣艺术家协会 en 注册号:551-80-00136 | 地址:韩国首尔市衿川区加山洞World Meridian Venture Center Ⅱ 1010单元
总机:02-836-1789 | E-mail:cn008@hanmail.net | 传真:02-836-0789
Copyright © 2015-2018 国际刺绣艺术家协会 www.ia-ea.org 版权所有